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聚焦 聚焦

《邹碧华传》北大篇(四)唐海琳

    邹碧华是北京大学法学院1984级本科、1993级硕士和1996级博士校友,投身司法工作26年。20141210日,他在工作中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因公殉职,年仅47岁。  
   
在邹碧华逝世一周年之际,我们在此缅怀故人,从20151210日起,经作者严剑漪授权连载《邹碧华传》中描写他在北京大学求学经历的相关章节,谨以此纪念这位甘当“燃灯者”的优秀北大法律人。

《邹碧华传》内容简介
   
邹碧华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由国家最高领导人作出批示的法官,也是同时赢得官方与民间、法官与律师、学术界与实务界高度评价的优秀法律人。他去世后被追授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时代楷模”、“全国模范法官”等称号。
  
《邹碧华传》是迄今为止第一本真实、完整记录邹碧华人生历程的人物传记,它不是简单地罗列先进典型人物的优秀事迹,而是从容细致地采用小说体方式全景式描写邹碧华的一生。
   
全书共分六章 六十一小节,以邹碧华的童年、青年、中年各个阶段为序,翔实记载了他鲜为人知的心路历程、不同时期的重要历史事件,以及对他一生产生重要影响的 人物。从普通当事人到法院管理层,从一线基层法官到最高法院大法官,从中国法学院莘莘学子到美国联邦地区法院高级法官,本书在娓娓道来中展示了一个真实的 邹碧华、一个成长的邹碧华、一个不断奋进的邹碧华。本书执笔人严剑漪在撰写过程中辗转北京、上海、广东、江西四地,寻访邹碧华的家人、朋友、同学、老师、 学生、同事以及案件当事人136人,搜集了大量珍贵的照片、视频、音频、文字等资料,浏览120小时视频、查阅2万余份资料,最终完成了这部再现邹碧华励 志一生的作品。这部作品不仅描写了邹碧华的职业生涯、法治信仰以及他对生命意义的深刻思考,同时也刻画出了一代中国法律人为实现中国法治梦不懈努力的拼搏 精神。
   
邹碧华的父亲、著名版画家邹连德先生为本书专门创作了《碧华肖像》、《他在春天里——纪念爱子碧华》两幅水彩画作品,并亲自题写“邹碧华传”四个字;本书 的封面、装帧、版式由邹碧华的弟弟邹俊华先生倾力设计;邹碧华的妻子唐海琳女士、母亲许 贻菊女士、儿子邹逸风先生对本书的相关篇章进行了审阅;篇章之首的诗词则由邹碧华的好友、书法家帅圣极先生书写;书中还收录了邹碧华生前亲自所画的珍贵画 作以及很多第一次面世的照片。
   
可以说,本书是一本难得的、具有标本意义的中国法律人传记。

在八四级经济法班所有男生的心目中,唐海琳是个“明星”。

入校伊始,日本NHK电视台围着唐海琳拍摄她的日常生活,整个法律系都轰动了,男生们对这位上海姑娘刮目相看,而唐海琳面对镜头时的落落大方也让天南海北的男同学见识了大都市姑娘的闺秀风范。

邹碧华和其他男生一样,从NHK电视台拍摄时就注意到了唐海琳。不过,那时候的唐海琳是班里的团支书,而邹碧华是出了名的“调皮大王”,两人似乎相差甚远。而最让邹碧华头疼的,还有“友好寝室”这件事。

为了促进班里同学的彼此了解,从开学起,班主任就指定男女宿舍两两配对,互结“友好寝室”。邹碧华所在的130宿舍被指定与女生的116宿舍结对,而唐海琳所在的114宿舍则与邹碧华隔壁的128男生宿舍“互为友好”。

128男生宿舍与114女生宿舍的联谊活动很多,因为唐海琳与128宿舍的周自友很早就认识,两人在高中期间分别以上海市三好学生、安徽省三好学生的身份参加过活动,所以两个宿舍一下子“打成一片”。

开学后一个月,正值国庆节,北大按照惯例给在校的学生们加餐,128宿舍和114宿舍立即相约喝酒庆祝,那次喝酒让男生们见识了“海量女生”的厉害,当男生们一个个醉倒在宿舍床上时,唐海琳带领女生前来宿舍“慰问”,把周自友等人窘了个大红脸。

不久,128宿舍、114宿舍又相约结伴去紫竹院公园划船。船行至湖水中央时,一条活蹦乱跳的鱼跳到了男生船上。

“我们宿舍有炉子,回去烧鱼汤请你们吃啊!”一个女生笑着喊。

“好啊好啊!”男生们别提有多高兴了。

等到鱼汤煮好了,男生们欣欣然走进女生宿舍准备大饱口福,却惊奇地发现鱼汤里除了豆腐和香菜,一片鱼肉都没有了,只剩下一副完完整整的鱼骨头躺在那儿!

“鱼肉呢?”李洪堂不甘心地问。

“煮啊煮的,就煮没了!”女生回答。李洪堂彻底懵了,摸不着头脑的男生们喝完了鲜美的鱼汤,而那“消失的鱼肉”成为他们心中永远的悬案。

看着128宿舍、114宿舍的热乎劲儿,邹碧华有些莫名的失落,而当他经过128宿舍,无意间听到男生们正在讨论如何追唐海琳时,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

排了整整一个通宵的队,邹碧华买到了两张北大国际电影展的票子。翌日,他拿着电影票来到114宿舍,正好唐海琳在。

“我……这里有两张电影展的票子,给你!”邹碧华有些紧张,话还没说清就将票子递给了唐海琳。

“电影展的票子?那可是一票难求啊!”唐海琳欣喜地接过来,她以为邹碧华自己还有电影票。

电影放映那天,唐海琳和宿舍里最要好的姐妹走进了电影院,她环顾四周,却找不到邹碧华的身影。

“你怎么没有去看电影啊?”唐海琳再次遇见邹碧华时问,邹碧华笑了笑。

第一次约会就被自己搞砸,邹碧华又开始了新的努力。

又过了几天,邹碧华再次来到114宿舍门口。门开了,这次唐海琳看见邹碧华手里拿着两张中国人民大学的电影票。

“同学那里有两张电影票,晚上没时间看,我想和你去看,你敢去吗?”这一次,邹碧华直截了当地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这有什么不敢的!”唐海琳被他一激,立刻答应了。

看完电影,回来的路上,邹碧华与唐海琳聊了很多。

“我小时候在江西农村长大,是外婆把我带大的……”邹碧华如数家珍地向唐海琳讲着童年往事,唐海琳听得既新鲜又有趣。

“我一直在上海,可没你这么调皮,我可乖了!”唐海琳“取笑”着。

两人缓缓地走着,在一个灯光较暗的台阶处,邹碧华很自然地扶了一下唐海琳的手。

一股暖流击中了唐海琳!黑暗中,她羞红了脸,这个男生居然对她如此细心。唐海琳的心“突突”地跳着,那心情就像刚看完的电影片名——《爬满青藤的木屋》。

邹碧华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唐海琳。新买的吉他刚背回宿舍,不出几天他就无师自通地边看五线谱边弹《妈妈的吻》;全班集体游览承德外八庙,他的画夹一打开,只一会儿的工夫,一幅普宁禅寺的速写就跃然纸上。

真是多才多艺呀!唐海琳惊讶于邹碧华的天赋。

很快,全校运动会开始了。邹碧华开始向唐海琳展露他的体育才能。

“你,去参加4×100米接力!”担任班级体育委员的邹碧华跑到李洪堂床前,安排着每个同学的参赛项目。

“那不是我的擅长啊!”睡在上铺的李洪堂哀号了一声。

“不行,你必须去,带头去!”邹碧华毫不含糊。

“好吧。”只知道看书并不擅长体育的男生们,乖乖地按着邹碧华的吩咐去参赛了。

运动会那天,经济法班的男生几乎全体败北,尤其是男子接力赛,四个男生跑了最后一名。当李洪堂气喘吁吁跑完赛程时,脑子一片晕眩。

“你还挺能跑的!”有女生蹦出了一句类似鼓励的安慰话语,李洪堂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邹碧华参加的跳高、跳远比赛就完全是另外一番“风景”了。只见他一次又一次轻松地跃过跳高架上的横杆,全班同学禁不住大声为他叫好。

1500米、5000米、篮球、足球,邹碧华的体育特长尽显无遗。

运动会结束后,他开始玩起了足球,很快上了瘾,时常叫上曾爱国、周自友、李洪堂和于学会,五人一起光着膀子在尘土飞扬的操场上踢足球。

“自友,你那是人追球还是球追人呢!”李洪堂哈哈笑着,周自友满头大汗地顶着“头球”。

“踢这儿,踢这儿!”邹碧华大声叫着,飞奔在操场上。

有一次,邹碧华竟然向其他班级入选过国家中青队集训的同学提出“挑战”。“你可真够厉害的!”男生们纷纷为他加油,唐海琳则暗自喜欢上了这个奋发、阳光的大男孩。

但唐海琳有一点犹豫。她一直是父母的乖乖女,虽然家里有姐妹三个,但这次出来读书,父母明确表示希望她大学毕业后回上海发展,现在自己怎么突然谈恋爱了呢?

邹碧华没有感到唐海琳的犹豫,他仍然热切地去约唐海琳,没想到被连续拒绝了两次,邹碧华的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一连几天,唐海琳在课上都没见到邹碧华。

“他生病了,在宿舍呢!”有人告诉唐海琳。

怎么会生病了呢?唐海琳有些担心,终于忍不住去130宿舍探望邹碧华。

邹碧华正蒙着被子躺在床上。唐海琳愣愣地看着他,没作声。突然,邹碧华转了一下身子,背对着唐海琳一动不动。

唐海琳的心突然痛了起来,那一刻,她明白自己已经爱上了邹碧华。

1985年春暖花开之时,同学们惊奇地发现,邹碧华和唐海琳开始出双入对了!

姚真勇第一个感到了邹碧华的变化: 原先大男孩般调皮好动的邹碧华,如今与室友们打闹疯玩的次数越来越少;曾经豪情万丈地扬言三个月内拿下围棋初段,如今在通宵下棋的铁杆棋迷里再也找不到他的影子;床铺开始收拾得整整齐齐,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凌乱;每天早晨早早冲向图书馆阅览室,占座的劲头一天比一天足;一手难看的豆芽字,在唐海琳找来的庞中华硬笔书法的临摹调教下,逐渐端正起来。

“爱情的魔力把你点化了啊,哥们!”姚真勇戏谑地笑着,邹碧华狠狠戳了一下他的背。

一起晚自习、一起吃饭、一起去图书馆,形影不离的邹碧华与唐海琳尽情享受着爱情的快乐。

“你吃!”唐海琳常常将自己饭盒中的荤菜挑给邹碧华。北大有八个食堂,一顿饭通常3毛钱,一个月下来要开销18元。邹碧华的家境比较清苦,而唐海琳的父母是高级工程师,经济比较宽裕,所以唐海琳时常给邹碧华补营养。

一次,唐海琳在宿舍里给邹碧华煮红烧肉,她小心翼翼地把红烧肉倒进搪瓷杯里,准备拿到130宿舍给邹碧华吃。

“什么东西这么香啊?”宿舍里的女友眨着眼睛逗唐海琳。

唐海琳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你要不要吃嘛!”

周末,是邹碧华与唐海琳最开心的日子,两人一起去北京图书馆看书,有时候看累了,便走出图书馆吃点东西、聊聊天,然后接着回去继续看书。唐海琳喜欢看《大众电影》,邹碧华则兴趣广泛,文史哲各类书都看。

当然,两人也有吵架的时候。

有一天半夜,邹碧华把姚真勇从上铺拽了下来。

“去未名湖溜达溜达。”邹碧华说。

北京的冬夜特别冷,寒风肆无忌惮地吹进两人的绿色军大衣,姚真勇被冻得直哆嗦。

“怎么像蔫了的茄子一样啊,垂头丧气的,是被唐海琳修理了?”姚真勇小心翼翼地打趣道。

“瞎说!我是在帮你提高对未名湖冬夜的审美能力!”邹碧华闷闷地回答。

第二天,邹碧华站在了唐海琳面前。

唐海琳仍然赌着气,邹碧华一把抱住唐海琳。她用力推开他,他再次用力抱,再推,再抱……最后,唐海琳静静地靠在了邹碧华怀中,两人又和好了。

“我和海琳聊天,能从北大一直聊到白石桥,来回4个小时呢!”邹碧华偶尔会得意地告诉自己的“哥们儿”李洪堂。

“我的天!”李洪堂又羡慕又自叹不如。

学校放假了,邹碧华和唐海琳如同丢了魂似的,掉进了深深的相思里。鸿雁传书、一封接一封,数不尽的知心话让爱情疯野地滋长在两颗年轻的心里。

“爸妈是爱我的,如果我觉得好,他们最终会接受碧华的。”唐海琳边给邹碧华回信边悄悄思忖。

恋爱的滋味是甜美的,唐海琳跟随邹碧华来到江西省奉新县,开始了她的第一次“上门”。才进门,唐海琳就听到门外响起一串“噼噼啪啪”的喜庆鞭炮声,她的脸一下子红了。

“我带你去看看老屋!”邹碧华兴奋地拉着她的手。

热恋中的邹碧华(左一)带着唐海琳第一次回到江西奉新老家,并与家人合影。

村前的老樟树、被舅舅救起的那口池塘、头发花白的外婆、满眼的金黄色稻田,邹碧华高兴地拉着唐海琳的手,滔滔不绝地说着。

唐海琳被眼前的这个男人感动了。

“我很喜欢这里,山清水秀,人也朴实。”唐海琳看着邹碧华,邹碧华像个孩子般地笑了。

淳朴的山村散发着宁静的美。吃晚饭时,许贻菊看着大儿子带回来的女友满心欢喜。

“来,喝点汤!”许贻菊开心地把鸡汤舀到了唐海琳的碗里。

“天哪,这是天下最好喝的汤了!”唐海琳喝了一口,由衷地赞叹道。

邹家大屋里顿时传出一片笑声。

“黑夜遮蔽着我的眼睛,风雨迟滞着我的脚步;河流阻隔着我的接近,群山迷惑着我的方向;可是我用滚烫的心,激荡出火花刺穿黑夜,驱散风雨;迸发出灵感飞越群山,跨越河流;我用毕生的光阴走向你,直到两颗心怦然相撞,融为一体。”

多年以后,邹碧华写下了这首诗。

本文经作者严剑漪授权转载自上海人民出版社《邹碧华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