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聚焦 聚焦

《邹碧华传》北大篇(十五)入党风波

    邹碧华是北京大学法学院1984级本科、1993级硕士和1996级博士校友,投身司法工作26年。20141210日,他在工作中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因公殉职,年仅47岁。  
   
在邹碧华逝世一周年之际,我们在此缅怀故人,从2015年12月10日起,经作者严剑漪授权连载《邹碧华传》中描写他在北京大学求学经历的相关章节,谨以此纪念这位甘当“燃灯者”的优秀北大法律人。时至今日,《邹碧华传》北大篇的连载已经结束,邹碧华校友为北大法律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他的事迹永远值得我们铭记,他的品格永远值得我们学习,他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传承。

《邹碧华传》内容简介
    邹碧华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由国家最高领导人作出批示的法官,也是同时赢得官方与民间、法官与律师、学术界与实务界高度评价的优秀法律人。他去世后被追授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时代楷模”、“全国模范法官”等称号。
   《邹碧华传》是迄今为止第一本真实、完整记录邹碧华人生历程的人物传记,它不是简单地罗列先进典型人物的优秀事迹,而是从容细致地采用小说体方式全景式描写邹碧华的一生。
    全书共分六章六十一小节,以邹碧华的童年、青年、中年各个阶段为序,翔实记载了他鲜为人知的心路历程、不同时期的重要历史事件,以及对他一生产生重要影响的 人物。从普通当事人到法院管理层,从一线基层法官到最高法院大法官,从中国法学院莘莘学子到美国联邦地区法院高级法官,本书在娓娓道来中展示了一个真实的 邹碧华、一个成长的邹碧华、一个不断奋进的邹碧华。本书执笔人严剑漪在撰写过程中辗转北京、上海、广东、江西四地,寻访邹碧华的家人、朋友、同学、老师、 学生、同事以及案件当事人136人,搜集了大量珍贵的照片、视频、音频、文字等资料,浏览120小时视频、查阅2万余份资料,最终完成了这部再现邹碧华励 志一生的作品。这部作品不仅描写了邹碧华的职业生涯、法治信仰以及他对生命意义的深刻思考,同时也刻画出了一代中国法律人为实现中国法治梦不懈努力的拼搏 精神。
    邹碧华的父亲、著名版画家邹连德先生为本书专门创作了《碧华肖像》、《他在春天里——纪 念爱子碧华》两幅水彩画作品,并亲自题写“邹碧华传”四个字;本书的封面、装帧、版式由邹碧华的弟弟邹俊华先生倾力设计;邹碧华的妻子唐海琳女士、母亲许贻菊女士、儿子邹逸风先生对本书的相关篇章进行了审阅;篇章之首的诗词则由邹碧华的好友、书法家帅圣极先生书写;书中还收录了邹碧华生前亲自所画的珍贵画 作以及很多第一次面世的照片。
    可以说,本书是一本难得的、具有标本意义的中国法律人传记。

朱绵茂做了一件让邹碧华非常恼火的事。

朱绵茂自从跟着吴志攀转学国际经济法后,臧立常常逗朱绵茂,让朱绵茂喊他“师叔”。原来,臧立的博士生导师是芮沐,芮沐是程正康、吴志攀的导师,如此一来,臧立自然成了朱绵茂的“师叔”。

“不许喊!”邹碧华朝朱绵茂喝了一声。他和朱绵茂都曾是程正康的弟子,朱绵茂如果一喊,他的辈分也跟着下去了。

朱绵茂没顶住压力,喊了臧立一声“师叔”,邹碧华气得嘴巴都歪了。于是,他开始恶作剧了。

一天,朱绵茂和一个老外正在交谈。朱绵茂是海南人,英语发音带有很强的地域色彩,老外半懂不懂地听着,朱绵茂不时地做着手势比划。

邹碧华和几个同学正巧经过,他看了看朱绵茂,然后走过去深情地对朱绵茂说了一句纯正的普通话:“说英语,行吗?”

此言一出,同学们顿时笑成了一片,朱绵茂尴尬不已。

方世荣是班里年龄最大的学生,他比邹碧华整整大了10岁,来北大读博时,他已经是中南政法大学法学院院长兼《法商研究》的主编、著名教授。

方世荣很看不惯这种“邹式幽默”,他拦住了邹碧华:“碧华,我有句话要跟你说,我对你们这样很看不惯。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地方特色,大家都是在地方文化里成长起来的,每个人都会受到地域和背景的影响。在你们眼里,是不是把绵茂当傻子了?你们这样欺负他?”

方世荣是班里公认的最德高望重的“老大哥”,邹碧华没料到他会发火。

“他可能比你差,但这不构成你去嘲笑他、调侃他的一个理由,我们应该理解他,帮助他!”方世荣说完这句话扭头便走。

邹碧华站在原地一下子不吭声了,他整个人沉寂了下来。十几分钟后,他转身向方世荣的宿舍走去。

从此以后,再也没人随意调侃朱绵茂了。

“邹碧华这个人是个鬼灵精,他要是做坏人,肯定特别坏。如果做好人的话,也一定非常好,我们要拯救他!”方世荣对臧立说。

“是,他有思辨有想法,刚一接触,感觉很活泼,但又好像不够稳重,时间长了,又发现这家伙做起事来有章有法,完全不是无厘头的样子!”臧立笑着回应。

“要好好拯救他,那绝对是个非邪即正的人!”方世荣若有所思。

临近毕业,“拯救”邹碧华的机会来了。

邹碧华郑重地向臧立提出了自己想申请入党的想法:“我想做点有意义的事,你做我的介绍人吧!”

“我不行,让老方做你的介绍人,他资历老!”臧立乐呵呵地直接去问方世荣,方世荣一口答应了。

1998年底,党委会正式召开。这次会议主要围绕邹碧华和另外一位入党积极分子的入党问题进行讨论,入党指标只有一个,两人当中选一人。

开始讨论邹碧华的入党问题了,有人突然说:“领导发话了,对邹碧华要慎重对待。我提议另外一位同志入党,她有着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学习也非常努力,各方面表现都不错。”

臧立愣住了,他看了看身边的几个同学,显然其他人与他一样诧异,不解地看着发言人。方世荣因为有事没参加会议,臧立对这一“变故”始料不及。

“那,邹碧华……?”他忍不住问。

“领导发话了嘛。”那人回答。

臧立憋不住了,他一下子站起了身:“这违反程序了吧!无论你选谁,都必须走程序,这是组织程序的正当性和严肃性,不能让我们就这样内部签一个字吧!大家完全可以讨论讨论比一比,哪个同志好,哪个同志不好!”

说完这些话,臧立的心开始“突突”地跳起来,他知道自己这回撞枪口上了。

“我同意臧立的意见!”瘦瘦弱弱的强世功也开了口:“我们都是学法律的,都应该知道办事要按照程序来,我不希望这事儿成为学法律的笑话!”

臧立吃惊地看着强世功,强世功平时说话一向斯斯文文与人和气,臧立第一次见他如此义愤填膺。只听强世功继续说道:“我们发展党员,是在帮助一个人,而不是毁掉一个人。我个人觉得,那位女同学是做老师的,邹碧华是法院系统的,发展党员对邹碧华的帮助会更多些。如果邹碧华因为没有入党而选择去做律师,他可能会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律师,但法院就少了一个好法官。邹碧华如果做一个法官,他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法官,他的入党没有投机心理,我们应该帮助他!”

强世功的一席话击中了大部分参会者的心,很快,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为邹碧华鸣不平。

“领导不能这么否决邹碧华呀!”

“他老是不来学校。”

“他又要办案,孩子又小,两地往返也没影响考试啊!”

“我们都是没结婚的,要多考虑人家已经结了婚的,不容易!”

“那女同学申请入党的时间不长,人又年轻,比邹碧华小6岁,以后还有机会。”

七嘴八舌的声音此起彼伏,场面一时难以控制。这时,朱绵茂站了起来:“作为班长我来讲几句,我认为应该发展邹碧华入党。第一,他从大学本科起就申请入党,光凭这点就很难得,属于坚定的入党积极分子。第二,他本科、硕士均毕业于北大,法学功底好成绩不错,半年里就能写出18万字的论文,能够做到理论联系实际,还拿到过光华奖学金和白仁杰奖学金。第三,他没有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入党动机也很纯正。像这样的同志,我们应该积极吸收他,让他积极向组织靠拢!”

一锤定音,荡气回肠!朱绵茂的总结陈词与强世功的肺腑之言前后呼应,整个会议现场霎时一片寂静。

臧立看着发生的一切既震撼又感动,有那么多同学一片公心地为邹碧华“伸张正义”!

会议的最后,党委会进行了一次全体投票,除了第一位发言人投了女同学一票以外,其他人都把票投给了邹碧华。

不久,党支部汇总意见送到了校方,19995月,邹碧华正式被批准为中共预备党员。

“入党了!要珍惜啊!”臧立一语双关地对邹碧华说道。

邹碧华笑了,他自然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

不久,他提交了《关于合同解释的司法推理及规范选择——解释学在法律领域的一个实证》的博士论文,并很快通过了论文答辩。

6月,天微微下着细雨,邹碧华穿上了博士服,他把心爱的儿子邹逸风也带到了北大。邹逸风穿着绿色的小裤衩、蓝色的小凉鞋在细雨中啪哒啪哒地奔跑,裤衩上的唐老鸭随着他小小的身影一晃一晃。

“大风!”邹碧华追上去,儿子呵呵地笑着,一只小手拉了拉邹碧华博士方帽上的流苏。

“碧华,来拍照!”臧立在不远处喊着,朱绵茂、强世功等人都穿着博士服等在未名湖边的大石头旁。

邹碧华(后排)和博士同学在未名湖畔的合影,北大是他永远都不会忘怀的地方。

“来啦,来啦!”邹碧华一把抱起儿子,奔向湖边。

博士、儿子,这是北大给予他的两大礼物,清新的细雨飘洒在教学楼、图书馆、食堂、球场、未名湖上……真的要离开燕园了,离开这个读了11年书的地方,邹碧华恋恋不舍,他就像电影《情约今生》里的比尔一样,在一段旅程即将结束时,远远眺望着绚烂的烟花在夜空中一朵朵绽放。

“这就是人生。”邹碧华还记得比尔说的最后那句台词。

他喜欢比尔,喜欢比尔面对命运的那份从容与坦然。因为——这就是人生。

本文经作者严剑漪授权转载自上海人民出版社《邹碧华传》